•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国际象棋

独辟蹊径的荷兰棋手尤伟:未来的冠军属于中国

时间:2020-06-26 11:16:45   作者:   来源:   阅读:66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文来自: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人物编  “我活了70多岁,访问过70多个国家,出版了70余本书,今天我终于来到了古老的神话般的中国。我从未看到哪个国家像贵国那样,有那么多的少年儿童如此全神贯注地下棋。我说的是下棋,而不是在公园里做游戏。我刚才绕场一周,虽则属匆匆一瞥,但所看......

  原文来自: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人物编

  “我活了70多岁,访问过70多个国家,出版了70余本书,今天我终于来到了古老的神话般的中国。我从未看到哪个国家像贵国那样,有那么多的少年儿童如此全神贯注地下棋。我说的是下棋,而不是在公园里做游戏。我刚才绕场一周,虽则属匆匆一瞥,但所看到的每个少年儿童走的棋,大多数正是我想走的棋……未来的世界冠军是属于中国的!”

  这是前世界冠军荷兰尤伟博士1975年在上海市静安区体育俱乐部大厅里发表的即席演讲。那时,他是以国际排联主身份前来考察中国国际象棋开展情况,以接纳中国国际象棋协会进入国际棋联的。

  马克斯·尤伟,1901年出生于阿姆斯特丹。他从6岁开始学棋,11岁时就开始参加国际象棋俱乐部的比赛。

  由于荷兰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保持中立,因此在战后的困难年代里,人民生活得不坏。于是世界第一流的国际象棋名手们都乐意前往荷兰。在重大比赛前,这些名手往往约尤伟作练习性的对抗赛以°热身”。这无疑为尤伟棋艺才华的发挥提供了广阔驰骋的天地。例如,阿廖欣在自己同卡帕布兰卡的艰巨的世界冠军对抗赛前夕,于1926年选择尤伟作为操练对手,尤伟出色地抵挡住了阿廖欣的进攻,使他只得到微小的优势(5.5比4。 5)。

  尤伟有自己的职业,他是阿姆斯特丹一所女子中学的数学教师(后来他还成了一名大学教授)。参加国际比赛在他主要只是假期里的乐事。1928年尤伟在海牙成为业余棋手世界冠军(以后,再也未曾举行过这样的比赛)。尤伟非常珍惜并善于利用时间,这一优点使他能以一位业余棋手的身份,攀登上国际棋坛的顶峰。

  当阿廖欣于1927年战胜卡帕布兰卡,成为世界冠军之后,又以雄健的风格在一个接一个的比赛中取得胜利时,他至被认为是超级的世界冠军。只有鲍戈留勃夫鼓起勇气两次向阿廖欣挑战,而连遭两次败绩。岁月流逝,转眼尤伟已34岁了,荷兰棋界希望他能同阿廖欣作对抗赛,他采纳了这个建议。

  尤伟为对抗赛作了精心的准备,于是偕同助手富洛尔到了维也纳,对抗赛在这里举行。这时在荷兰,出现了真正的国际象棋热。但开头给荷兰人带来的是大失所望。阿廖欣以3比1的比分轻而易举地领先并洋洋得意地开玩笑说:“这将不是对抗赛,而是猫捉老鼠的游戏!”但是尤伟的性格是从不在困难面前退缩,他能沉住气,从初战失利中冷静下来,调整战略以后每下一局棋,他都有所创新。在一些对局中,尤伟很巧妙地在开局中占优,他完成了一些有深刻战略思想的杰作,并且不止一次有精彩的弃子战术。14局下完之后,比分被尤伟扳成7比7。在普遍的惊奇之下,阿廖欣已无暇再开玩笑了。还剩下最后一局棋时,尤伟比阿廖欣多1分。阿廖欣只有赢下这最后一局才能挽救失败的厄运,但事与愿违,仅仅取得一盘和棋!尤伟的战绩是9胜、8负、13和。在1936年12月16日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荷兰人欢天喜地,他们的马克斯·尤伟成了历史上第五位国际象棋世界冠军。

  尤伟是幸运的,在他的祖国他成了真正的民族英雄。《我们的尤伟胜利了!》这首歌被人们广泛地长期传唱,甚至成了流行歌曲。这里顺便提一句,早在战胜阿廖欣之前,尤伟在荷兰就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名人了。富洛尔回忆道,1932年尤伟在德荷边境办理签证遇到麻烦时,只说了一声:“尤伟!”边境人员就挥手让他通过。

  1937年,阿廖欣在回敬赛中击败了尤伟,夺回了失去的桂冠。正当荷兰棋界期待着他们间第三次对抗赛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妨碍了它。在战争时期尤伟无法参加比赛,他却尽力帮助那些受纳粹分子迫害的不幸的人们。

  1946年在格罗尼根举行了战后的第一次比赛,尤伟获得第二名,仅次于鲍特维尼克。这使尤伟又产生了争夺世界冠军宝座的希望。但是,在1948年的世界冠军赛(五强赛)中,尤伟并未成功。

  有人说,尤伟什么都有,就是时间不够。尤伟从来不是一位十足的职业棋手。虽然国际象棋花了他不少时间,但他仍继续在数学领域深造。战后他还兼任了一家大公司的科学顾问。随着年岁的增长,他逐步退出了国际象棋的实战。从1964年起他又成了两所大学的数学教授。可以说,在生活中尤伟是陷于长期的“时间恐慌”之中。但是,尽管他非常忙碌,他总是积极从事国际象棋活动,特别是在荷兰,没有一次比赛他不在组织委员会内。尤伟还一直是荷兰的国际象棋全权代表。

  1970年,当尤伟69岁时,他当选为国际象棋联合会主席。在庆祝他70岁生日的时候,他又一次荣膺了“荷兰狮子佩戴者”勋章。1978年,尤伟因年事已高,退出了国际象棋联合会主席的竞选。又隔3年,与世长辞。

  在历届世界冠军中,尤伟所走的是一条独特的道路,数学教授——棋手——国际象棋活动家。他的高大形象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他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同所有的棋手都能友好相处。有人说,尤伟在世界上只有朋友,同他争吵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尤伟毕生恪守运动员的生活规律,坚持从事锻炼,从不吸烟和过量饮酒。因此他精力充沛,能胜任忙碌而又繁重的工作。他的每一天、每一小时的安排都记在记事簿上。他起得很早,很快地喝杯茶,翻阅报纸或听广播而了解一下世界上发生的大事。当一只手还拿着电话听筒时,另一只手却早已在写着什么了。

  尤伟给我们留下了不少棋艺著作,其中,《开局档案》、《中局》、《残局大全》、《棋手的风格》、《判断与计划》尤为著名。从这里可看出他的国际象棋战略家的思想和镜子般明净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