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牌类游戏

反作弊行动第二次浪潮 第二份世界冠军作弊自白书

时间:2020-07-29 11:10:59   作者:   来源:   阅读:108   评论:0
内容摘要:   文章来源:标兵桥牌  7月24日(北京时间),美国的女子世界冠军Sylvia Shi,中文名石觅,在桥牌社交媒体,Bridgewinners,发表了《一个窥牌者的自白:第二部分》(Confession of a Self Kibitzer Pt 2)。承认了她从4月开始2个......

  文章来源:标兵桥牌

  7月24日(北京时间),美国的女子世界冠军Sylvia Shi,中文名石觅,在桥牌社交媒体,Bridgewinners,发表了《一个窥牌者的自白:第二部分》(Confession of a Self Kibitzer Pt 2)。承认了她从4月开始2个月左右通过自我旁观的方式进行作弊的事实。第二份世界冠军作弊自白书

  Sylvia Shi可以说是一位天才的女子牌手,她从学校毕业后,有两个爱好,一个是画画,一个就是桥牌,在轻度接触到桥牌这项颇具挑战的智力运动后,Sylvia毫不犹豫选择了桥牌。2012年,她才刚刚进入到巴尔的摩她家附近的俱乐部打牌,到了2016年世界桥牌运动会上,她就代表美国获得了女子团体冠军,在波兰拿到世界冠军后,其实距离她拿到第一个ACBL的大师分,只有5年而已。

  在2019年旧金山的北美秋季大赛结束后,Sylvia成为了ACBL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女子特级大师,她只有31岁,考虑到旧金山的NABC是目前ACBL最后一个线下比赛,所以至少在2021年前,不会有女牌手超越她了。

  在桥牌世界如此的成功,让年轻的Sylvia找到了自己的职业目标和生活伴侣,她在几年前,选择离开了她成长的巴尔的摩和首都地区来到了拉斯维加斯,开始了专职的职业牌手生涯。

  Sylvia是一位华人,我们还是称呼她石觅可能更加方便些。她的父母分别来自上海和北京,是这两座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城市,给予了石觅优秀的基因,最近几年,她也一直来到中国参加比赛,包括两年一次的华远杯世界女子桥牌精英赛。

  让我们同样难以理解的是这样出色、优秀的女生,为何要在一片静寂的网络世界上,选择作弊来完成她的桥牌比赛。

  看完石觅的自白书,不知道是否又一次印证了我们此前的观点:网络桥牌比赛作弊不需要任何理由,原因是它太容易,而且太有成就感,也给作弊者虚假的安全感。

  石觅就是这样说的,“我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荣誉、不是为了结果、不是为了胜利、也不是为了某种成就感或者大师分。”

  那到底又是为了什么呢?

  答案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与Nowosadzki的自白有所不同的是,在解释到为何要站出来自我坦白时,石觅并没有特别强调她的负罪感和寝食难安的心理,而是当BBO联系她时,出示了足够有说服力的证据,她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看她此前打过的牌,发现她就是一个作弊者。

  也就是说,石觅实际上是已经被抓到以后,才出来自我坦白的。

  令我们感到非常遗憾和伤感的是,今天恰好是石觅32岁的生日,她的前队友和搭档、世界冠军Janice Molson在给她的生日留言是这样说的:

  “Happy Birthday Little。 Next year will be better but try and enjoy ······”

  桥牌是复杂的,人性更是复杂的。仅仅3个多月(欧美是从3月下旬开始网络比赛的),在网络上就造就出了世界冠军公然作弊的现象,我相信,这些世界冠军在现实比赛中是诚实的。

  我们还记得吗,新睿的刘总曾经有一个非常恰当的比喻:“网络桥牌比赛好比考试的时候,没有监考,而答案就在试卷背面,有哪些人能够仅凭道德的约束经受住考验呢”?

  与Nowosadzki类似,纵使有不少跟帖者表示对忏悔和自白的理解,但石觅仍然无法摆脱即将到来的来自桥牌界处罚的命运。在已经开始的北美夏季网络桥牌淘汰赛(赛制和日程完全Copy北美夏季大赛Spingold淘汰赛)中,原17号种子已经宣布弃权,原因就是报名名单中有Sylvia的身影。同时,已经有人建议,让Sylvia享受一个Long nice vacation(长时间的美好假期,寓意为永久禁赛)。

  从十天前波兰世界冠军Nowosadzki的自白书公布以来,网络比赛依然如故,但网下世界却是暗流涌动。Nowosadzki和Sylvia的告白,背后是CAT(Credentials Advisory Team资质评定团队)的身影。主持这项工作的是挪威的打假英雄布格兰德,CAT取消了以前的网络桥牌反作弊委员会,并且取代了反作弊委员会的工作,同时增加了牌手参加网络比赛的认证、调查和邀请建议。CAT对Alt和OCBL两项世界级网络桥牌赛的参赛牌手和所打的牌进行了全部的调查,并且联合BBO,使用技术手段把调查对象至于“雷达系统”的覆盖之下,它主要对欧洲和美国牌手进行甄别和调查。目前CAT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并且已经对即将开始新比赛的“值得怀疑”报名参赛者采取了劝退的行动,而且,对严重的、足以提出指控的作弊者,则采取了直接接触的方式。

  布格兰德在7月4日标兵桥牌FM直播间中说过“对于作弊者,应该改变现有的机制,某些情况下,不需要完整的传统的法律证据来确定他们的作弊行为,因为桥牌自有其专业性,而需要由专业的桥牌专家来定性”。这明显是指Fantoni/Nunes一案,在CAS(体育仲裁法庭)宣布无罪。

  布格兰德的这段表述,发生在Nowosadzki告白之前,但此时他已经拿到了足够的证据。而他的预言也成为了现实,7月20日,世界桥联发布了关于Nowosadzki事件的声明。声明主要有三点内容:

  1。 重申对作弊行为的强烈反感、坚决反对和谴责。这种无论何时何地发生的反常和不可接受的行为,极大地损害了桥牌运动形象并且威胁到桥牌运动的信誉。

  2。 重申全力支持牌手们与作弊和不正当行为作斗争,并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和制止这些行动。

  3。 请注意,世界桥联比赛的参赛者,必须经过资格认证委员会的许可,而资格认证委员会会认真仔细考虑参赛牌手的可疑案例,无论何时何地所发生的。

  相比波兰桥协和Bridge24理事会直接与Nowosadzki解约,世界桥联的声明要含蓄的多,这更像是典型的世界桥联官方语言,不过这种文字游戏,既可以向左、也可以向右,就看你怎么解释了。

  在Nowosadzki的事件发生后,特别是波兰桥协和Bridge24理事会的决定,令有些善良的人感觉量刑过重。我们也能理解这样的想法,但换一个角度来想,作弊者纵有万般值得同情之处,但错了就是错了,要为错误的行为负责。公布这些错误的行为(无论是自我告白还是由别人提出证据),我想这里面传递的信息和有更为重要的因素就是:作弊会破坏而且正在毁掉桥牌,如果作弊者在重大比赛中作弊,你就会被发现;如果作弊者作弊,你就会受到惩罚。如果桥牌组织(世界桥联、欧洲桥联、北美桥协以及其他会员国的桥牌组织)都同意对互联网桥牌作弊进行惩罚,而且不限于仅仅在互联网比赛中的惩罚,这就会对桥牌有更有利的正面作用。

  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现在曝光的两位世界冠军,还远远不是作弊者的全部,大鱼要抓,小虾也不会放过,还有更多的后续,就如我在Nowosadzki的文章中所说,这只是“燃起了世界桥牌反作弊行动的第二次浪潮。”

  最后播报一条新闻:来自意大利的桥牌知名赞助商,咖啡业的巨子Maria Teresa Lavazza,也就是著名的Lavazza夫人,于2020年7月21日去世,享年83岁。这位来自意大利的咖啡大亨,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打造了意大利的新蓝队,最终,Lavazza团队横扫世界牌坛,获得了2000年、2004年、2008年奥赛三连冠,2002年罗森布鲁姆杯冠军,2005年、2013年百慕大杯冠军。

(责编:樊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