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国际象棋

林峰专栏:匈苏女将争霸记 波尔加三姐妹截走冠军

时间:2020-08-01 18:45:40   作者:   来源:   阅读:103   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文来自: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栏/林峰  赛事编  一、闭幕式中的一幕  1990年12月4日中午,蓝色的多瑙河畔飘荡着悠扬的乐声,南斯拉夫美丽的花园城市诺维萨德的体育博览中心正在进行第二十九届世界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锦标赛的闭幕式。  万人大厅座无虚席,束束鲜花,阵阵掌......

  原文来自: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专栏/ 林峰

  赛事编

  一、闭幕式中的一幕

  1990年12月4日中午,蓝色的多瑙河畔飘荡着悠扬的乐声,南斯拉夫美丽的花园城市诺维萨德的体育博览中心正在进行第二十九届世界国际象棋奥林匹克团体锦标赛的闭幕式。

  万人大厅座无虚席,束束鲜花,阵阵掌声,波尔加三姐妹再度把国际维拉·明契克奖杯举过头顶,满面春风地面对着欢呼的观众和摄像机。

  但是轮到亚军队领奖时,只能由苏联男队教练马卡雷切夫代苏联女队接过了奖品,原来,苏联女选手们已经不辞而别、悄然回国了。匈牙利女队卫冕成功,并第二次捧回这座流动奖杯却也是历经艰险的。

  二、一方发誓雪耻 一方笑谈卫冕

  11月15日早上,大雾弥漫,苏航161班机晚点2小时在贝尔格莱德机场着陆。在通往海关的过道上,奇布尔达尼泽和加普林达什维莉,这两位苏联新老世界冠军,还未及向前来迎候的东道主代表致意,就迫不及待、异口同声地发问:“仍是波尔加姐妹们代表匈牙利女队吗?”当听到首肯后,她们如释重负,眼睛为之一亮,似乎在说:“终于盼来了!”

  两年前萨洛尼卡奥林匹克棋赛爆出的最大新闻是以波尔加三姐妹为主体的匈牙利女队以半分的优势从“老牌冠军”苏联队手中截走了团体桂冠。尤其是当年仅12岁的小波尔加,胜率之高为千人大赛之首,成为全场最惹人注目的人物。

  击败“国际象棋王国”苏联队的匈牙利“家庭队”,是否前来参加本赛,这是赛前议论的热点。一种有代表性的说法是,平素只与男子对弈并各得一个男子国际特级大师标准分的三姐妹是不会“卷土重来”的。理由十分简单,她们既已证明自己在这领域中同样是强者,也就无需再战了。论据也很充分,国际等级分居世界前二位的小妹和大姐拒绝参加奥赛前不久的世界个人冠军候选人循环赛。如此有吸引力的比赛都不屑一顾,更何况已夺得过冠军的团体赛了。

  上述说法不无根据,奥赛前的数月,匈牙利棋协曾要求国际棋联特准大小波尔加加盟匈男队。然而临赛前,匈棋协又改变了主意,认为让三姐妹出征卫冕女队意义更大。而三位波尔加之欣然受命是考虑到因上届奥赛夺冠后才使她们声名大振的。

  作为心理学家的父亲和语言讲师的母亲双双辞职后,家里的生活条件反而更好了。于是他们全家五口姗姗来迟,晚于苏联队一天,即16日开幕式那天才抵达了诺维萨德。一下飞机,就被频频发问的记者所包围。

  当有记者问:“赛前,你们参加了两场对男选手的对抗赛,对此有何评论?”

  大波尔加笑吟吟地答道:“这两场比赛我们均取胜了,在希腊的一场不仅成绩更好而且对局质量高,而在南斯拉夫的一场则别具一格,充满激烈的战斗和有趣的战术组合。这是赛前的热身赛。至于我们的棋,自然已被对手(按:主要指苏联队)充分准备了。”

  有记者问:“这是否意味着你们想重演在萨洛尼卡超越苏联女队这一幕呢?”

  大波尔加充满自信地回答:“我们成功的机会仍然很大。第一,我们队的平均等级分已列第一,超过了苏联队;第二,从个人来看,小妹和我的等级分分列第一和第二,老二则排在第八。这些充分显示了我们的实力,那末,答案也就在其中了。”

  当波尔加们侃侃而谈时,苏联女队也认为成竹在胸。她们吸取上届的教训,推出了2老2新的最佳阵容。由两位世界冠军奇氏和加氏坐镇第一、二台,打第三、四台的是候选人赛并列第三名加利娅莫娃和全苏新冠军阿拉哈米娅。为洗清前耻,苏联女队还充实和加强了教练阵营,由国际特级大师切霍夫任主教练,由利希金任副教练,还有库兹明专门协助奇奇布尔达尼泽,后者的母亲也来督战。苏联还配备了两名电脑专家,至于以领队、会议代表、医生、营养师、心理学家、厨师等各种名目来助战的人士就更不用说了。可见苏联队这次是发誓来收复“失地”的。

  因此,一方志在夺回冠冕,一方决心卫住奖杯,战鼓尚未擂响,舆论战和心理战已经开始。

  三、几番风云变幻

  本届比赛男女分别在两个赛场进,66个女队(创历史记录)中当轮积分最高的4个队之间的对抗被安排于主席台内。匈牙利三姐妹和苏联女将并排坐于第一和第二战区。苏、匈14轮奥赛马拉松式的第二次争霸战又开始了。

  前三轮匈牙利队轮轮领先。由于加普林达什维莉第一轮失手于阿根廷棋星阿姆拉,苏队尽管在第二、三轮6局皆胜,仍落后于匈队半分。因为波尔加三姐妹,前两轮皆是3比0全胜,在第三轮又以2.5比0.5力克中国队。整个比赛形势更明朗化了,匈苏争夺金牌,中国、南斯拉夫、美国、保加利亚等队争夺铜牌。

  11月24日第四轮的匈苏直接对抗,把争霸战推向高潮。由于规定开赛后5分钟内允许记者用闪光灯,主席台一号战区拦板处人头攒动,一大群记者早就选好位置,等待主角的光临。喀嚓喀嚓,镁光闪闪,摄下了波尔加三姐妹和苏联女将们的英姿。

  双方都出前3台列阵对圆。6名棋手皆毫不妥协地展开激战,显然都为了避免轻松的和棋。第一台,奇布尔达尼泽虽然先走,但在大波用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开局后,找不到正确的计划,逐步陷入用时紧张之中。第二台加普林达什维莉以俄罗斯防御抵挡小波锋利的王兵开局,小波不愿对局早期的重复着法和棋而选择了求变的走法。第三台加利娅莫娃以一子换中波3兵,似乎落了下风,形势对苏联队不利。

  与这场殊死搏斗的紧张气氛相协调的是公众兴趣和热情的高涨。瑞士原苏籍棋手科尔奇诺依、苏联的伊凡丘克等男子世界级高手纷纷撇下自己的战局,跑至女子赛场观战。奇布尔达尼泽的前教练古菲尔德也突然光临赛场。

  3局棋没有一局下和。大波抓住战机弃子抢攻,为匈队得了1分;中波却在对方时间紧张的有利时刻,出错落败,使苏联队扳平比分。

  最引人关注的是第二台的鏖战。一方是年方14岁,人称“棋坛第一才女”的小波;一方是年近50岁,曾独步世界棋坛16年的加普林。两位传奇式的人物相逢,真是一场酣战。小波求变,加氏谋进,两人卓越的才能得以充分展示,双方王向不同的方向易位,进攻与反击交替进行,在犬牙交错的复杂局势中,加氏弃子得以使攻势领先一步。平素落子如飞的小波开始“长考”,她甚至焦躁地脱下皮鞋,脚尖踮起在地毯上上下颤动。而取得优势的加氏则目不斜视,全神贯注,在对方签字认输前寸步不离棋案。

  加普林终局后兴奋地向记者们述说对局中的感受。这位格鲁吉亚女英雄曾为苏队获奥赛冠军屡建功勋,单说1986年迪拜那届,她10战全胜,创奥赛个人最高胜率。1988年苏队失冕,国内舆论认为与未起用她有关。本届奥赛,苏队召回这位“女廉颇”,是让她发挥主心骨作用。她就是冲着小波,有备而来的。苏联这张王牌打对了。果然她不负众望,为关键一战立头下头功。

  第四轮结束,以2比1战胜匈队的苏队,以半分之优自以来首次领先,苏联领队、苏联国际象棋司司长克罗基乌斯紧绷着的脸才稍见松弛。

  然而,斗争远非终止。三波的父亲说:“老三是不愿和而负,求胜心切而走得过于尖锐。老二是一盘好棋翻盘。老大执后发挥良隹取胜。我们执2后1先。我认为,苏匈竞逐才刚开始。我队以2.5分胜中国队,而苏队未必能如此。总之,到目前为止,夺金牌的机会双方均等。”

  波尔加先生言之有据。女儿们真是争气,尽管第五轮苏队以2.5比0.5重创曾获世界亚军的保加利亚队,刚败后的匈队体现了良好的心理素质,三姐妹以3比0轻取有两位前苏联冠军加盟的美国队。匈苏各得12.5分,首次同分。第六轮苏队以2比1胜积分居第三的中国队,匈队则以2.5分比0.5分胜积分居第4的保加利亚队,匈队又把领先权夺回,第七轮,匈队把领先的优势扩大到1分(18比17)。这一轮三徂妹齐奏凯歌。